js06金沙申请优惠大厅-首页欢迎您

医学的起源与发展演化
发布时间:2016-02-09 浏览量:603

微信图片_20211230202126

        地球的历史大致已有46亿年,按照目前考古发现,地球上有人类至今已经历了大约400多万年。原始医学起源于人类的起源,几乎自从有了人类就有了医疗活动。

        一、人类早期就开始的经验性医疗活动

        人类从诞生以后一直都是在极其艰苦、最低级状态的生存环境中生活,主要靠植物果实、根茎叶充饥,同时也茹毛饮血,吃其他动物。在以植物为生的生存状态下,人类根据自身经验,逐渐知道了植物所具有的营养、毒性(如吃过后会头疼、恶心、腹泻、死亡等)和治疗作用(如催吐、下泻、止痛、解热等);茹毛饮血过程中,发现了一些动物的内脏、血液、骨髓等可以治疗某些疾病,则由动物而来的药物也逐渐产生。起初,这些活动都是最原始的、高等生物被动感知的“经验医学”。这种活动在目前的动物中依然保留,如目前在动物中仍然可以观察到吃了毒物中毒的猫会去找一些嫩草吃,尔后大吐不止;当山鹬和雉鸡它们的腿骨不幸被折断时,就用另一只腿一蹦一跳来到河边,寻找细草根和湿泥混合在一起,像外科医生做石膏固定手术那样,先把折断的骨对上,然后用细草和湿泥把伤口“包扎”好;生长在南美洲亚马逊热带森林里的猿猴,一旦患了病,感到全身寒冷,战栗不止时,就会支撑着病体,迅速跑到金鸡纳树下,大嚼树皮,虽然它们不会制造奎宁,但它们啃嚼这种树皮,也能同样达到服用奎宁的治疗效果。人类最早的医疗活动与动物的行动类似,是最原始的高等生物所具有的基本智力而非主动探索的经验活动,称不上医学但也确实是医疗活动。(经验性医疗活动是从原始时期至今一直延续和发展的,目前仍在不断地丰富和发展之中。)

        二、神鬼的、巫术的医学出现

        大约公元前170万年左右,人类开始直立行走,大脑加速了增容进化,智力也不断提高。人类对于自然界中的一些自然现象产生了思考,但他们仍然不可能真正认识自然现象,人们对一些当时还无法解释也难以控制的自然现象,便产生了一些神秘想法,于是产生了原始宗教。原始人出于对自然现象如日月星辰、风雨雷电、生老病死等无知与恐惧,便对自然现象产生神秘虚幻的理解,以为自然界的一切现象都存在着一种超自然的实体,从而形成了万物有灵的观念,这一观念是原始宗教的重要内容。因此他们敬畏太阳、月亮、风、云、雷、电,他们认为像日升日落、自然灾难这些不可控的因素背后,有一个类似人但力量无比、能主宰世界一切的“超人”——人们心中的“神”就这样产生了。神主宰世界,自然也主宰人的出生、疾病、死亡。因此,原始人类在史前文明之前就开始了崇拜神灵、祈求神灵保佑、治疗疾病的活动,也就产生了以经验医学混合神鬼的巫医、灵魂治疗、魔法治疗,后来也演化为僧侣医学,寺院医学,理发匠医术等。

        三、最古老有记载的医学诞生

        无论是生物被动感知的经验医学活动、神鬼医学,都算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医学。世界上能真正称得上医学的早期医疗活动的,最早起源古埃及(尼罗河流域)。大约考古发现的公元前3300年至2360年书写、公元前1553~1550年编纂成册的医学莎草文,就是最早的医学记载。古埃及医学利用的理论就是依据“天象、气象、河流决定论”,骨肉、体液、体温、呼吸如同土、水、火、气;脉管如渠;脉搏如潮水涨落,疾病是灵气与血液失去平衡。在当时,这就是相当完善和高深的医学理论体系。古埃及的医疗分得很细,看病都分了科,医生行医也必须“很专业”,比如左眼科、右眼科,鼻子科,肛门科…,都是有严格规定的,甚至不能跨科行医。

        略晚于或几乎同时代的古埃及医学发展的是古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两河流域的美索布达米亚平原的古巴比伦,产生了古巴比伦医学。古巴比仑医学,是基于自然界是大宇宙、宇宙万物与人体相关论,认为人体是“小宇宙”,肝是生命的中心。人体出现疾病与天象、动植物等有关联。真可谓是“整体论”和类似中医的“天人合一”,但就科学意义上衡量,与现实还是差得很远。

        古埃及、古巴比伦的医学,在历史发展中,始终未能彻底摆脱宗教和唯心主义的桎梏,但其早期对古希腊医学产生影响很大,其有用和相对科学部分被古希腊医学吸收融合。公元前450年~公元前100年左右,是古希腊医学发展的高峰。公认的西方医学鼻祖希波克拉底(公元前460年~前337年)就是这个时代的代表。他依据古希腊哲学的“四元素学说”提出了较为系统“四体液说”的医学理论,代表作《希波克拉底文集》代表古希腊医学的最高成就。倡导的医师道德修养“希波克拉底宣言”仍是今天医学生毕业从医的誓言。西方医学就是沿着古希腊医学演化和发展的。本文下面内容,将进一步详细介绍。

        四、古老的东西方医学的起源

        可以真正称得上医学的,不管是否科学,总有一套理论。无论东方还是西方,最早医学的理论都来自哲学。

        小孩子三四岁的时候,总爱问父母“我是哪里来的?”,这就是他的智力发展到了这个阶段,具有了一定思维和探索能力,所以才能提出这个问题。人类也是如此,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也开始正式提出“世界的本源是什么,我们从哪里来,世界要到哪里去”并且投入了研究。哲学就这样诞生了。

古代哲学是古代医学的理论起源。

        (一)  古中国医学的起源

        中国传统医学起源于中国的哲学。

        中国古代哲学源于夏、殷商,历经西周,形成于春秋战国。中国古代哲学早期,主要为围绕着天人关系讨论开始。八卦符号就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源头,八卦用于占卜,占卜是人与自然对话的方式之一。八卦起源于阴阳五行。“阴阳五行学说”是中国古代朴素的唯物论和自发的辩证法思想,它认为世界是物质的,物质世界是在阴阳二气作用的推动下孳生、发展和变化;并认为木、火、土、金、水五种最基本的物质是构成世界不可缺少的元素。这五种物质相互资生、相互制约,处于不断的运动变化之中。实际阴阳就是一种定性的矛盾分类方法,如天为阳、地为阴,男为阳、女为阴,气为阳、血为阴等等就属于对阴阳的具体定性表达。这种学说对中国后来古代唯物主义哲学以至于今天中国人的文化以及生活每一个方面都有着深远的影响。中国古代的天文学、气象学、化学、算学、音乐和医学,都是在阴阳五行学说的协助下发展起来的。

        中医学中应用五行学说说明脏腑的生理功能,是根据五行属性的抽象概括,从而将人体内脏分别归属于五行,并以五行的特性来说明五脏生理活动特点的。根据五行学说,肝属木,脾属土,肺属金,心属火,肾属水。这种属性是按照它们各自的特性进行归属的,并应用五行相生相克的关系解释人体五脏间的生理、病理现象及其相互关系。人体脏腑间的内在联系,也是用五行的生克关系来说明,相生关系是(相互促进):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相克关系是(相互抑制):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用自然界最直观实物,类比、解释各脏腑器官的关系。并且认为,疾病之所以产生就是因为阴阳不平衡、脏腑生克失衡,或由此造成的自身“虚弱”而至外邪入侵机体而发病。如下图:

微信图片_20211230202133

        古老的中医学的基本理论,建立了一套对疾病的解释、说明所需要的理论,归类归位了许多药物。对于人体机能的阐述和疾病理论的解释,起到了说明作用。由于采用人身边最现实的实物类比,人们一看就懂,易为各类人群接受。无论这些理论与现实的距离有多远,都不影响作为解说人体机能、认识和解释人体疾病机制、分类归位药物作用这样的作用。中医学在历史上对于疾病的防治上,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然而,几千年前朴素的类比、假借实物的理论,简略、表面的认识,粗线条的脏腑机能与疾病理论,显然对于揭示千万种疾病真正的病因、发病机制、预防和精确治疗上,显然是力不能及的。“五行学说”与“四体液学说”一样,对于一些人体生理与疾病的现象的解释可以说的通,但反过来指导实践、尤其探索新发生的疾病可能就困难了。这个方面,我后面还会谈到。

        (二)古西方医学的起源

        同中国传统医学的理论基础起源于中国的哲学一样,古老西方医学的理论基础起源于西方哲学。

        希腊泰勒斯(Thales,前624年~前546年),米利都学派的创始人,西方思想史上第一个有记载有名字留下来的思想家,被西方哲学史上公认为“科学和哲学之祖”。其生活时代在中国的东周时期,时间上他比孔子(前551~前479)大73岁,按推算泰勒斯去世时孔子也只有5岁,足可以知道他的资格有多老。因为他第一次提出了“世界的本原是什么”这一哲学命题,他还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水是世界的本原。苏格拉底(Socrates,前470年~前399年)是在泰勒斯之后的古希腊哲学家,他被认为是西方哲学的奠基者,他与其学生柏拉图(Plato,约公元前427年~公元前347年)及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Aristotle,公元前384~前322)被并称为希腊三贤。希腊三贤提出了西方哲学一系列基本思想理论,综合完善了世界本源的学说,尤其是亚里士多德大力提倡四元素说,认为世界一切物质都由土、水、空气和火而组成。它们被视为具有乾—湿、冷—暖等特徵的结合体。因为希腊哲学三贤是创立、完善西方哲学理论体系的先驱,他们都是世界古代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科学家和教育家,具有划时代意义,因此将西方哲学以苏格拉底划分为前苏格拉底哲学和后苏格拉底哲学。“四元素说”也称为后苏格拉底哲学的“四元素说”。

        “四元素说”认为世界是物质的主要观点是朴素唯物论,认为这些元素在一定作用力下运行转化构成世界。和中国“阴阳五行学说”是不谋而合的。四元素学说长期统治西方思想界直到欧洲文艺复兴之后,对西方思想文化影响极其深远,西方古老医学的基本理论就是基于“四元素学说”而建立的。

公元前4世纪,西方医学鼻祖、古希腊医学家、西方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Hippokrates of Kos,约公元前460-377)根据 “四元素说” 提出了说明人体生理与疾病的“四体液说”,应用哲学的原理,把医学发展成为专业学科,使之与巫术分离。“四体液说”认为人体有四种体液分别与四种元素相对应:由肝制造的血液(气),肺制造的粘液(水),胆囊制造的黄胆汁(火)和脾制造的黑胆汁(土);人之所以会生病,是由于四种体液失去了平衡所致;治病就是要让体液恢复平衡。因此,衍生出了放血、发汗、催吐、排泄等治疗办法。用药的处方配制方法也与中医相似,主要用草药入药,认为不同的草药有不同的冷-热、干-湿属性,可以借助它们让体液恢复平衡,处方往往同时用很多味草药,讲究不同草药之间的相互搭配。

        西方医学的“四体液学说”如下图:

微信图片_20211230202138

        由于当时医学基本理论是四体液说,一切治疗的理论根据基本都是围绕这个学说而建立的。因此,认为通过放血、催泻及调节饮食等方法可以使这四种体液重归平衡,也就使疾病痊愈。希波克拉底有一句格言:“药物不能治愈,就用刀;刀不能治愈,就用火;火不能治愈,那就是不可治愈的病。”这其中的用刀,除了手术,就是放血。

        “四体液”学说,统治了西方1500多年,在这个基础上产生的放血、发汗、催吐、排泄等疗法也是其主要的治疗手段。尤其放血疗法,不但盛行于欧洲,也传遍了全世界。世界各地的医学中都有放血疗法。英国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之命名,就是源于放血疗法,柳叶刀就是放血疗法曾经的专用工具。放血疗法后来被殖民者带到了美洲大陆,也被广泛应用。1799年12月,68岁的美国开国总统乔治·华盛顿得了急性咽喉炎,他让管家给他放血,病情没有好转,他的私人医生接着为他放血,仍没有好转,两位名医稍后赶到,继续给他放血。半天之内先后放了三次血,总计达2300ml之多(现代医学实验结果,人一次快速失血1200ml大部分人就发生休克,如果达到1500mml,基本全部都会进入休克;一次失血2500ml可能很快出现生命危险),华盛顿体内的血被放掉了几乎一半!他呼吸更加困难。到了晚上,华盛顿把了把自己的脉搏,停止了呼吸。可惜美国国父华盛顿总统,身经百战未死,最后死于反复进行的放血疗法。

        希波克拉底的“四体液学说”,统治欧洲医学界1500多年,对西方医学的发展有巨大影响。但由于其完全是主观臆想的对应关系,与现实完全分离,因为它完全脱离于现实,也就是利用朴素唯物主义建立起来的纯唯心论的理论,这种理论,可以用于解释一些问题,但反过来指导实践基本毫无用处。因此,“四体液学说”早期具有其先进性,但慢慢地就成为阻遏医学的发展、误导医学科学的探索桎梏,因此它的消亡也是必然的。

        人类对于客观世界的认识是一个无限的过程,认识的越深刻越接近于事实的本身,也就是越接近于科学。不同的历史时期,人类的智商、科学探索的手段、前期研究的成果积累的多少等等不同,决定了人们对客观事物认识的深度和正确程度。因此,无论古老的西方或是东方,最早提出来的哲学问题及答案,以及医学的认识和理论都是何其的相似。这里,我将中国的“五行学说”图与西方的“四元素学说”再次贴出来,以供大家对照研究。 

        五、西医学走上了科学的发展道路

        古埃及医学、巴比伦医学、古印度医学,都从社会主流和科学的层面消亡了,而古老的中国医学理论几乎毫无改变的从春秋战国时期应用到当今,这是中国医学紧密来源于中国文化使然。

        古希腊的历史,最早可以上溯到爱琴文化时期(约公元前3000年—约公元前1100年),但它最繁荣的时期是公元前5世纪至公元前4世纪中期,史称“古典时期”。古希腊最著名的雕刻与建筑,就产生在“古典时期”及其以后的“希腊化时期”。 古希腊由于其自身社会矛盾沉积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尖锐,故逐渐衰败幕落直至灭亡。公元前146年,古希腊被罗马所灭亡。虽然在地域上看来是罗马征服了希腊,但在文化上看其实是造就了一个希腊化的罗马,也间接导致了整个欧洲都被希腊化,这就是优势文化的力量。希腊医学即开始渗入罗马,普及罗马。

微信图片_20211230202143

        当今,与世界自然科学发展同步的医学,就是来自古希腊医学的一步步演化。

古老的西方医学理论统治了欧洲1500多年。西方5~15世纪处于古代和近代之间,被称为中世纪(the Middle Ages)。中世纪的欧洲,封建割据,战争频繁,宗教极权,致使生产停滞,城市萧条,科学也没有什么发展,几乎陷于凋零的境地,这个时期的医学也没有什么发展,故称为科学的“黑暗时期(the Dark Ages)。”人们急切盼望冲破神权和宗教的束缚、禁锢和迫害,建立以人为本的思想、文化与科学。

        在14世纪初期到17世纪后半叶,一种崭新的资产阶级反对宗教神学对科学文化的束缚,提倡科学实验,追求人性和个人的自由与奋斗,尊重知识,藐视神权,主张研究和认识大自然的一切和人体自身的思潮——人文主义(Humanism)在意大利首先兴起,随即传遍欧洲。这是一场提倡人权,否定神权,以人文主义精神为核心,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神为中心,肯定人的价值和尊严,提倡科学的“文化大革命”,是一场横跨400年之久的文艺复兴运动(Renaisance)。这期间产生了许多划时代的科学理论、科学发现与科学创造,许多划时代的科学理论和改变世界的科学技术都是在这一时期创建和发明的。如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出版传播,从此使自然科学开始从神学中解放出来;布鲁诺的太阳中心学说的建立,认为哲学的目的是要在自然的统一中去认识世界,哲学应该重视经验知识和科学实验。震撼和打击了宗教神权思想统治;牛顿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创立了天文学,提出了二项式定理和无限理论并创立了数学,认识了力的本性、总结出了力的定律,创立了力学。实用技术方面,蒸汽机的实用化;电动机与发电机的发明等等都在这各时期。这些理论都是震撼世界的新思想、新科学,这些技术和发明创造对世界的发展具有无可比拟的实用性和推动作用。正是这些新的科学理论的建立、新的科学技术的发现,不但在工业和人类生活上产生了巨变,也使西方医学走向了科学发展的道路,并且有了本质的突破。

        古老的西医学在文艺复兴、科学大发展的背景下开始也朝着科学发展起来,首先是人体解剖学。维萨里(Vesalius,1514~1564)在1543年出版的《人体的构造》中,第一次否定了仅次于希波克拉底的第二个医学权威盖伦(Galen, 129~199)关于静脉和人类心脏的解剖描述,驳正盖伦解剖学的错误约200余处,诸如“人的腿骨是弯曲的”、“男子的肋骨少一根”等等;哈维(W. Harvey, 1578-1657)在1628年出版的《心血运动论》(On the Movement of the Heart and the Blood)中提出了血液循环的理论,指出全身的血液是由心脏类似泵的作用而通过血管系统进行循环的,否定了“左右心室之间有孔洞”的说法,打破了统治医学1500多年的血液循环理论。使医学开始摆脱蒙昧主义,开辟了人类认识人体构造和机能的新纪元。

        1661年,马尔比基(Marcello Malpighi,1628-1694),发现了毛细血管,彻底弄清楚了血液循环的过程。对组织学与胚胎学的贡献尤为卓著,被认为是近代组织学的奠基人。其名著《关于肺的解剖观察》和《论内脏结构》分别发表于1661年和1666年。

        从1665年英国物理学家罗伯特·胡克(Robert Hooke)发现细胞到1839年细胞学说的建立,经过了170多年。在这一时期内,科学家对动、植物的细胞及其内容物进行了广泛的研究,积累了大量资料。后来又经许多科学家的努力,证明了细胞质、细胞核等基本结构,直到1858年,德国病理学魏尔肖(R.C.Virchow,1821~1902)提出“一切细胞来自细胞”的著名论断,彻底否定了传统的生命自然发生说的观点。至此细胞学说才全部完成。

        正是血液循环的发现,推动了人体结构的研究;显微镜的发现,使组成生物的基本单位“细胞”和“微生物”的发现成为可能。人体结构与血液循环的正确认识,细胞的发现,微生物的发现,对人体机能、细胞的功能以及疾病发生的基础研究,提供了扎实的基础。

         从古埃及、巴比伦、希腊、罗马兴起,中世纪达到最高点的西方炼金术(Alchemy)产生了化学(Chemistry), 所以Chemistry一词就是来源于Alchemy。化学的兴起,使寻找化学物质影响人体、改变人体机能以及用于治疗疾病成为可能,使人们创造新的物质用于疾病治疗成为可能。

        中世纪电磁学的发现、发明和力学的原理建立,多种机械的的发明,促进对医学的认识,以及治疗疾病的器械的使用。尤其对于人体机能的认识与疾病的原因(机制)上的认识,产生了很大影响。由于机械唯物主义(或称形而上学唯物主义)虽然也认为物质第一性,精神第二性,但否认物质与精神间的辩证统一关系,否认物质与精神的联系和转化,否认人的精神的能动性、创造性。因此,深受中世纪科学发展建立起来的新医学,对于人体机能和疾病发生思维,很容易理解为“齿轮对齿轮的关系”,很容易把人体各器官、细胞,想象为机械一样运行。这是早期西方现代医学仍然存在的不足。

有了物理、化学、解剖学、细胞组织的基础,医学就向着以科学事实为依据、以观察和实验验证的结果为根据的科学方向发展。

        17~18世纪,意大利病理学家莫干尼(Morgagni)作过许多尸体解剖,把疾病定位在器官,认为每一种疾病都有和它相应的一定器官的损害。著有《论疾病的位置与原因》,此著作标志着器官病理学和病理解剖学的建立,为研究疾病的生物学原因开辟了道路。
        19世纪,德国微尔啸(Virchow, 1821~1902)提出了细胞病理学理论,代表作有《细      胞病理学》,他将疾病的原因归结为细胞形式和构造的改变,这是形态病理学发展史上的重大进步。

        19世纪,法国生理学家Bernard (1813~1878)提倡用实验方法复制疾病、研究疾病 。他发现:肝脏有生成糖元的功能、血管舒缩受神经控制、胰液能消化脂肪、美洲箭毒的性质和作用,以及一氧化碳的毒性等。肝脏能把肝糖元又分解成葡萄糖送回血液。开创了病理生理学的前身-实验病理学(experimentalpathology)。

        1878年开始,首先在俄国喀山大学,以后相继在其他东欧国家成立了病理生理学教研室,开设了病理生理学课程《Pathophysiology》,利用组织学、细胞学、物理学、化学、生理学、生物化学的理论、技术和方法,寻找、验证疾病的病因、发生发展道理(机制)以及预防、治疗方法,使医学走向科学。

下一篇:没有了;